© 漓轩的Won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施害者0001

Which is the true world?

 

Chapter 1 World Black and White? XXXX

 

玻璃窗狠狠砸在窗框上的声音吵醒了我。

看样子一大早天气就不太好。狂风在屋外肆虐着,我已经做好整个上午都窝在家里的准备了。我把衣服套好,简单地洗漱,悠悠闲闲地走下楼去吃早餐。虽然父亲不在家已成习惯,但母亲也出去了着实令我意外。平常这个时间,她应该是在家里研究着刺绣或是看看书吧。我从冰箱里拿出面包来,给食物做了简单的加热。

等待的时间确实有点无聊,我又从冰箱里掏出饮料来好爽快一番。明明昨天的预报说今天会是个晴天,现在却大相径庭,而且还有些其他的问题……

刚才的煎蛋快要烧糊了,我不得不扔下饮料冲到灶台旁。慌乱地从锅里捞出了煎蛋,我抓过从面包机里弹出来的面包,将它们扣在一起后胡乱地往嘴里塞。嗯,显然我并不认为这是个一天的好开始。

我坐下来打开电视,黑白的画面在我的眼前闪烁,活像几十年前那种没几个频道,天线竖得老高的老式电视机。是啊,还有些其他的问题。可以确定的是我刚刚看到的橱柜是白色的,而昨天它还是黄色。下楼时看到的原本是深蓝色的地毯也是一片漆黑。我起床是瞟了一眼的钟表也只是黑白的。

问题大概出在我的眼睛上。事到如今,虽然不肯相信,但我又毫无疑问地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全色盲。再怎么说是这个世界完全变成了黑白的颜色也太扯淡了。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昨天不过是在游戏厅浪了一天啊……就这样导致了用眼过度的可能性也太小了吧。再说变成这个样子应该是视锥细胞受损,用眼过度绝对不是这个方向吧……

不过本来我的生物成绩就不怎么令人满意,就这样猜疑下去也一定不会得到正确答案,片刻之后我就放弃了。那么回到刚才的思路上去,还有些其他的问题。我起床的时候钟表正指着九点钟,平常这个时候街上车水马龙,但今天却是一片寂寥。外面没有任何活物出现的迹象,这像极了某种热门于网络和荧屏的恐怖影片。我看了看电视屏幕,原本显示时间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了。有什么不对劲,就像游戏重置时的BUG一样,场景是完整的,却没有NPC。更何况其他的地方也有漏洞。我开始怀疑起问题并不是出在我的身上,而现在要做的,是证明这个猜想。

我拉开了壁橱,精挑细选后拿了一把平常削水果的折叠小刀。虽说关键时刻不一定能派上用场,拿来防身也总能让人安心一些。在套上了比较坚韧的外套之后,我踢了踢脚上的鞋子,深吸一口气,按下了门把。

那是一种令人焦躁的异样感,比我还待在房间里时更加瘆人的寂静。天空中没有鸟类飞过的迹象;街边的小店自然也就不用说,虽然是开放的样子却没有人影,不论是卖家还是顾客。如同末世后的世界一般,生物像是被抹杀了一样消失了踪影。

虽然尽量是自己保持镇定地前行,我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不论是一步步踏出去的双脚,轮流抬起的双腿,还是缩在衣兜里攥成一团的双拳。接受能力再强也不可能相信吧?这可是一夜之间发生的剧变啊。前一天晚上我还是双手抓着游戏机对母亲和妹妹道晚安的,那个时间从窗户向外望还能看到从便利店进进出出的人。而现在我却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好像世界抛弃了所有人。不,应该是世界抛弃了我。

虽然那样的宣言中二过分但我只能说这是事实。现在我来到了一栋以往生龙活虎的百货大楼。而现在它的门前一片狼藉,而整栋楼也是一片死寂,还不乏有几处受损。当然,比起其他完整得保留下来的场所,这栋大楼的损坏显然很可疑。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比起接着一个人在街上游荡,或许遇到一些刺激的事情反倒能激起我的求生欲吧。或者说我急切地渴望着见见活物,一个人才更会引起不安。

不加思考我就绕过散落在地上的碎石,冲过了已经碎裂的玻璃门。有不少地方的天花板已经碎开了,石块几乎挡住了所有前行的路。我迈着细小的步子,把腰尽量低地弯下来,一边寻找可以藏身的地点一边观察着天花板的上方。

残留的天花板寥寥无几,从一层就能看到四五层的景象。百货大楼的商品一个个面目全非地躺在一楼的地板上,但现在已经没时间为它们惋惜了。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千真万确,有人影迅速地从楼上的楼梯上闪了过去。本能反应使我冲出去追逐那道人影,不过跑到二楼就没了线索,我又只好停下来慢慢调查。

二楼的地板塌陷了大半部分,不过好在残余的地板看上去还算结实。我小心翼翼地沿着地板前行,紧紧地盯着地板上的障碍物和窟窿。有不少灰头土脸的、扯碎的布料散落在地上,恐怕昨天还是货架上崭新的衣物吧。我惋惜地摇摇头,继续又走了几步。现在看上去离去三层的楼梯已经不远了,并且绕开塌陷的部分抵达楼梯也是可以实现的,我默默地握了握拳。我又抬头看了一眼,但是果然,楼上已经没再出现有活物的迹象。历尽千辛万苦爬上去之后估计也什么都没有了吧……我突然感到些许泄气,杵在原地。但是有什么阻止了我的行动,我既没有向回退,也没有走向楼梯。地面上沾着略微粘稠的液体,接着一股腥味儿飘了过来。

是血。尽管看到的大楼,天花板和地板,散落一地的商品货物全部都是黑白的,但是滴在地板上的一滩血却毫无疑问地向我的眼睛投射出刺眼的红色。我颤巍巍地迈过那摊血迹,而沿着那一整滩血迹,地板上还有断断续续的红色痕迹。咽了一口唾沫之后,我踮着脚,一点一点地迈着步子,一点一点地走到转角,扒着还立着的铁架子,向着走廊的另一边望了过去。

我抱住自己的脑袋,缓缓地蹲了下来,深深地把头埋起来,仿佛希望自己能把刚刚眼中的景象都抹去。然后我的喉咙涌出了尖利而绝望的声音,持续到嘶哑得发不出声音为止。我抱住膝盖,忽然察觉到裤子已经被打湿了,也许是过度的恐惧使我留下了眼泪。我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晃晃悠悠地站立起来。无论发生什么那都是无法撼动的事实了,现状已经摆在眼前了,没有退路了,我一遍遍地对自己重复。

走廊尽头,一具尸体无力地被钉在墙面上,他的手、肩和胸口都被狠狠地刺入了铁锥。双肩的部分几乎已经完全变形了,一只胳膊看上去几乎和身体断开了,另一只也扭转了起码半圈。他的脑袋耷拉在肩头,满面的鲜血已经染透了衣服。

这究竟是怎样的世界啊?我死死地揪住自己的上衣。我现在期待的只有这不过是我一场梦中的世界罢了。


TBC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