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漓轩的Won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2014写手总结

2014写手总结

应虫虫的提议……虽然去年好像是我先玩的_(:з」∠)_主要是我爬墙(x

*原创作品都在这个博客上 唱见同人在这里

*发出来过的文字都在题目上加了原地址的链接

稍微占了一下tag……

Jan.

 Under the Delusion Tree (まふそら)


“从そらるさん的教室到屋顶需要四百七十八步。”

そらる拉起书包就冲了出去。

“我最喜欢そらるさん了啊。”

十七。

“是そらるさん第一次让我觉得,生活是带着色彩的,带着迷乱人眼的漂亮的色彩。”

五十二。

“从小到大,别人都只会指着我高声讽刺,不愿看一眼。他们挥动着臂膀,像看到丛林里的荆棘一样避开我。”

九十三。

“そらるさん没有把我当成是疯子啊。即使所有人都将我的出现当作他们的不幸,即使自己也有可能受到牵连,そらるさん还是回应了我啊。”

一百四十六。

“そらるさん的笑容……很温暖,也很美。就像早春时候的雏菊,悄悄地绽放,散发出特殊的香甜。嘛,虽然他平常不怎么笑呢。”

二百零一。

“缠着そらるさん的时候,即使皱着眉头念叨两句恶言,他依旧会站在我一旁,最后露出带点无奈的表情。”

二百六十九。

“向他讲述着那些一点儿真实性都没有的故事的时候,他也一边嘲笑着我的天真,一边却听到了最后。”

三百二十五。

“其实我当然清楚得很啊。那些不过是编造出来的妄想,是我掩盖自己不堪一击的内心的布面。只有そらるさん知道,只有他听得见我的叫喊。”

三百九十三。

“そらるさん真的很温柔啊……太温柔了……”

四百四十七。

“这就是……令我所那么渴望的幸福么……”

嘭!

そらる撞开了屋顶的门。夕阳独特的红霞和金光散落着,铺满地面,缀满栏杆,充满半空。最后的还未隐去的阳光照在那头白发上,悠扬地划出一片光亮。

燃烧的まふまふ站在四处窜动的火苗间。他转过身,张开自己的双臂,挂上那副そらる再熟悉不过的笑容。

“……そらるさん,さよなら。”

他翻过了背后的那排栏杆。


Feb.

寒冬、小馆(スズそら)


汽车呼啸刮起的风被冷空气减缓了流动,耳边随意谈话的声音也好像慢了半拍。水雾弥散在空气中,给一个个过路人披上厚重的外套。我觉得自己几乎睁不开眼,腿上也绑了沙袋。或许是因为意识有点儿不清晰了,或许是前两天打游戏打得太久,大桥另一边的高层建筑物都是模模糊糊的,还稍微有点儿重影。

再多给我两张毯子我肯定能睡在街上,不过还能不能醒过来就另当别论了。在这样的天气下出门绝对是无法逾越的人生挑战之一,因为缺乏勇气(或者说是毅力),我向来尽全力在这种时候家里蹲。当然,总会有例外的。

我艰难地沿着栏杆移动,我都能看见每走一步留下的鲜红的脚印。如果从栏杆翻下去掉到河里或者扑到女孩子身上被当成变态就不好了,我告诫着自己,打起精神跨越这座能让人想起沙漠的大桥。

如果不是因为那家伙我是绝对不会出门的,连开门也不会。尽管才离开它不到一个小时,我已经开始怀念我的挚友空调了。天呐,它要是哪一天拒绝为我服务几天之后邻居们一定会发现我腐败的尸体。坐在屋子里打游戏真是太幸福了,我攥了攥缩在外衣里的拳头。

我大概是终于从桥上走下来了,台阶差点惹来我的一个踉跄。还有几十米了亲爱的,别放弃,我为自己打劲儿,拖动起僵硬的双脚。我看见招牌隐约地泛光了,那简直和亚历山大灯塔一般亮。

看起来我差不多是摔进门里的了,正站在算账的服务员姑娘看我的眼神就像对待抢劫犯。不过我立刻复活了,感谢他们的空调。

スズム挑了一个窗边的位置,喝掉大半杯的咖啡表明了他等待的时间。看到我,他把对着窗外的脑袋转过来,露出灿烂的笑容:“そらるさん好久不见!真的来了呢!”


Mar.

弗利特街的32号没有台阶 (スズそら) 

灰白色的楼顶好像又比之前旧了一番,然而多年过去,却没有任何东西摆上来,这里依旧是一片冷冷清清。空气闷闷的,好像还有点儿水汽

“啊……真怀念啊。”スズム俯视着路边的景象,店铺们仍旧稀奇古怪,没变什么样子。他好像看到了自己——那个跑在这条街上的对着そらる笑着送他礼物的自己。

“スズム!”そら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正站在屋顶边缘。

“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的话会怎么样呢?”

そらる张开双臂,露出灿烂的笑容,风吹起他的头发和衣服。那几乎和之前一模一样。

“そらるさん也对我看这个玩笑了么……”在那刹那间,嘴上的笑容消失殆尽。

几秒钟的事情,スズム呆呆地看着そらる翕动的嘴唇,和片刻之后,そらる向后倒去的身体。他没有迈一步向前。

那是そらる对スズム说的最后一句话。

“弗利特街的32号没有台阶。”

 

黄昏时,坐在背街的奇异楼房的台阶上的少年慢慢地抬起自己的手对着夕阳,一个小小的装着薰衣草的挂坠闪闪发光。


April

空想世界(まふそら)

下午三点时的阳光正刺眼,慵懒和悠闲洋洋洒洒地飘着。人们穿过集市,跨越广场,眼睛扫过街边的橱窗,脚步轧过拼接的瓷砖。没有人停下,他们好像都急着去赶一个集会,或者怕错过正餐时分的电视新闻。那些人像极了……什么来着?そらる混在人群里偷偷地下着定论。嗯,NPC,他们像极了NPC。
    然后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不管是不是像他们那样目的鲜明,径直地走去上班,只顾望着信号灯,几个月来连路边什么地方有个报亭都不曾注意也是他的生活方式。最起码他和他们一样,是灰色的。

在他的右边是一条楼房间的小巷,脏乱不堪也好,秩序杂乱也罢,那里充斥着小团体们从虐待中获得的快乐和被拳脚和嘲笑所刺痛的那些孩子们的绝望。放肆的笑声和无法隐忍的哭泣属于这里,一旦从拐角出去,那就是另一个世界。学生时代的时候,他并不是没路遇过这里,他扫了一眼——或许一眼都没看——就匆匆地穿过了马路。那些杂乱属于他们,属于它,而不属于他。

他意识到他现在停下了。是变得沉甸甸的鞋的错呢,还是不听话的腿的错,还是他自己的错。脏兮兮的巷子里现在只剩下随风扬起的尘土和垃圾,冷风流过摇晃的窗子和空荡荡的巷道。

有谁在这样的地方被撕扯着呢?被踩踏,被嘲讽,被再度孤立,用双手无用地遮住哭丧的脸,因为啜泣声而又一次被嘲笑。

まふまふ是不是曾经在这样的海洋中挣扎呢?被别人的眼光和话语撵得伤痕累累,不愿再将正常的生活排上自己的轨道。啊,那究竟是谁的错啊。

眼泪打湿了原本举起来为看手表的手腕,そらる盯着表盘上的水渍,愣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漫过了自己的脸颊。他颤抖着又向后退了两步,双手覆盖在脸颊上。泪水爬过他的手指,顺着胳膊垂向了地面。他迷惘地睁大双眼,那双原本透亮的蓝眼睛现在又染上一丝惊恐。他为了什么而哭?

他不知道。


May

Under the earth(原创)

清晨的钟声响了,惹得一群鸟儿从枝头上跃起,穿过刚刚日升的天空,树叶随之沙沙作响。街上的人渐渐多起来,教堂的大铁门前也积了越来越多的孩子,是他们做礼拜的时间了。

奚落的谈论声弥漫在人群之中,偶尔传出几句激动的叫喊。这些小到字还未识,大到已经开始为家劳作的孩子们,几乎没有一个是热爱这项活动的。他们自认为这是纯粹的浪费时间——当然迫于父母坚定的意见他们从来没有直抒胸臆自己的观点。没有什么再比礼拜日举着小册子强迫着自己静静聆听礼拜,整齐地排列在一起更无聊了,这是痛苦的煎熬,是每个星期的噩梦。对于那些还没有丰富多彩的闲暇生活的小孩子们来说,则是尤其憎恶起早早地起床了。

边角有些生锈掉漆的大铁门吱呀作响,吹起了进入教堂的号角。迈过了铁门,在花园里,低矮出一朵朵小雏菊正绽放着笑脸,向清晨的阳光招手。草地上晶莹的小露珠还未完全褪去,在一缕缕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枝杈交叠,树叶错落,清甜的风也一边拨动着琴弦,欢笑着问好,祝福每个人都能享受这一天。然而不巧,这一幅甜美的画作只能沦为黑白背景,孩子们还在愁眉苦脸呢。

小布鲁斯踢踏着自己的皮鞋,恨不得要将手里的经书甩到草地里去。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字都跟长了胡子的老头似的,摇头晃脑,敲着他的脑袋嘟囔着厌人的教唆。现在太阳正晴,要是平常他已经敲了朋友家的门两人一起到集市上去,背着母亲偷偷囤下点儿自以为有趣的小玩意儿。然而他不得不钻进那些灰白的砖瓦里去,听着牧师和他们讲起早该掩埋在土里几百年的老套话。

June

夏日物语(スズそら

这是在某个盛夏,某个燥热的下午。

花店的橱窗玻璃映着他的身影和那双迷茫的眼眸。空气仍旧缓缓地摩擦他的皮肤,蝉鸣仍旧直直地钻进耳朵,就如同他们相遇的那个盛夏,那个下午。那个时候,他在玻璃上看见那张笑脸,看似天真又有些诙谐。

而现在他抬眼却只望见一束束盛开的康乃馨和百合花。它们摆着浮夸的笑脸,等待着几日后的终焉。或许记起这种结果,它们是可悲的。そらる沉思着,是不是,他和那个人的相遇,也会如同它们一般凋零呢?

矗立在橱窗前砖石上的脚步挪动了。他们的友情在这里萌芽也在这里凋谢了,他唯一要做的不过是像从前一样边考虑着晚饭边溜达回家,再找个闲暇的时间把靠在家中墙壁上的雨伞混进这里的公共伞架。

他想他们两个人并不是平行线,而不幸的是,他错过了交点。

几步之外,他带着最后一点执拗而可笑的希望回了头,在脑海深处憧憬着那个身影——スズム的身影就站在台阶上。

玻璃门开了,风铃的撞击声叮当响着。

そらる僵直着,抖动着艰难地抬起手,愣愣地注视着那个人晃着手里的两朵康乃馨,一边绽着笑容一边蹦下台阶。

“そらるさん,我送你的康乃馨,可是永远都不会谢的啊。”

↑这个是窗掉的稿所以我没发出来的样子 好像是六月吧……六月没怎么动笔的样子是不是因为中考ry

July

Anomaly(まふティン)

头发已经被阳光照得发烫发热,まふまふ对这种大脑爆炸似的感觉有所烦恼——但是看在坐回教室里或许更恶心的份上就暂且在教学楼外面偷偷懒。无可奈何的是损失了吹空调的机会,但他果然还是不想面对同学们和老师的脸啊。

“你,不回去么?”

充满着青春的味道的声音,清脆,高亢而富有生气。まふまふ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感到那种斥力一般的厌恶,而似乎是嗅到了一种有别于黏腻的热情的味道。

“不,我不太想回去呢。”看似阴差阳错地,まふまふ张口回答了,舍弃了他保持得那么久又那么坚定的沉默。

并不熟识的男孩子正坐在校园的高墙上,不知道是怎么爬上去的。校服换着花样系在身上,少年自在地摆了摆腿。红色的发丝和松绿的眼瞳尽管受了阳光的洗礼,却发出了与众不同的夺目的光芒。还有那个笑容,清水一般的澈亮,丝毫没有熔炉似的扑面的燥热。

“えーー”清亮的声音随着人一起落到了地面。

“那要不要一起来翘课啊?”

天空中一片云懒洋洋地飘着,太阳沿着洁白的云边打着光晕。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在校门口的高墙边,一次十分叛逆的相遇。

↑其实这俩是初心来着……


August

致某人(原创)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我想已经找到了新的友人,和他们分享着每日的趣闻,共同享用着午餐,一起乘电车回家。那一定是很开心的生活吧,不再被某人所困扰,不再被某人所牵制,不再被某人所纠缠。或许有一天,你们口中述说着的话题也已经成为我所理解不了的了,那么我们就真的无需再互望一眼了吧。

也许多年之后我依旧会遇见你,你或许微笑着向我打招呼,或许问候我最近生活得如何,或许站在我身旁拍拍我的肩。我会对你说,我交了新的朋友,顺顺利利地毕业了,找到了合适的工作,生活得平和而充实。你也会说,你有了新的见闻,成长了不少,生活也逐渐步入了正轨。那很好不是么?那就是我们本来的归宿啊。

又或者是,只是单纯地擦肩而过呢。

还有许多的故事未讲出口,还有许多的故事已经被埋藏,而那些,就让它们成为宇宙中的一粒粒尘埃吧。让我就此封笺,并重新抱起对明天的希望吧。


于是,在第五个星期日的深夜,我缩在床铺上,面朝墙壁,缓缓地合上双眼。钟表依旧啪嗒啪嗒地走着,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如果指针有停息的那一天的话,就让我等待它的来临吧。


Sep.

夜明け前 (まふそら)*轻微r18

从那一天まふまふ才终于有所注意,他们经常在楼道里撞见的事情;他们时不时一起乘电梯的事情;他们偶尔在公寓下擦身而过的事情。喜悦、兴奋、惧怕、渴望、热切、疯狂,强烈的情感在他的心中滋生、涌动。 

然后爆发。

于是在某个无人的深夜,まふまふ在公寓里看到そらる的身影。在一片昏暗中,まふまふ钳住そらる的手腕,将他狠狠地按在墙壁上,对着他的颈子咬了下去。

没有办法强制结束运行的程序已经被打开了啊,まふまふ一边聆听着そらる的声音从惊呼转变成了轻声的呜咽,一边解开了他的上衣扣子。まふまふ紧紧扣着そらる的手腕,化解他一次次的挣扎,然后抬起头来覆上他的嘴唇。他的手在そらる的身上摸索着,甩掉他的外套,又解开他的衬衫。他的手指触上了他衣间裸露的光滑的皮肤,然后辗转抚摸,一点一点地加重力道。他感受到そらる的身体颤抖着,唇间不自觉地溢出细小的声音。他抬起自己的手,缓缓地向下探去。

まふまふ很清楚,第二天,或许他们依旧擦肩而过,互不交流,之后也再不会有任何关系。そらる不会死死纠缠他询问理由,但也更不会和他说上一句话。在他伸出那只抓住そらる手腕的手时,一切就已经注定了,不是么?

所以他在深夜里,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个人,看着月光下他瘫软的靠在墙壁旁的身体,微微发亮的皮肤,有些潮湿的发丝,脸颊上的潮红,眼中夹杂着的生理泪水,脖颈上无法掩盖的痕迹,打了褶皱的乱七八槽的衬衫,和下半身的一片凌乱。还有他的声音,最初的轻微的哼哼声,控制声音时鼻间钻出的鼻音,忍不住发出的叫声,和最后急促的喘息声。

这是只属于今夜的秘密。一切都会在日出之前结束,在阳光冒出来的时候化为泡影。这是一个美妙的梦,一个结束在黎明之前的梦,まふまふ想着,俯下身子,仪式般地咬上そらる泛红的嘴唇。

夜,还长着呢。

我真的是很委婉呢(呸


Oct.

そこには誰もいない。スズそら

又一次在商业街的橱窗上看到那家伙的脸。依旧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夺目的灿烂笑容,依旧在手机上收到了敦促自己笑出来的信息,依旧毫不听从地便抬起了头。

想听スズム用自己的声音说“笑一笑吧”。

想举起手去抚摸他有些纤瘦的脸庞。

想把他的手指抵在自己的脸上,再向他展露自己从未表现过的笑颜。

但是这一次そらる并没有犹豫,就像每一次在玻璃上看到スズム的时候,他都未曾回过头去确认自己的身后。

知ってるよ。そこには、誰もいない。

他又垂下了自己的脑袋,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淌过了面颊,滴湿了围巾。或许这个世界唯一残存着温度的东西了吧,そらる用手遮住了双眼。手机微微震了一下,そらる知道,那一定是スズム传来的信息。

写着「泣かないで」之类的信息。那家伙现在的表情,肯定也是停留在脸上的、苦涩的笑容吧。

そらる的指尖撞上了冰冷的玻璃板,留下了几个浅浅的水印儿。冰冷的玻璃带来的寒流漫延过了全身,终究未能消散。

他的手搭上自己的围巾,未干的围巾已经变得湿冷。

明明只是九月而已啊。なんでだろう。

寒い。寒いよ。


Nov.

地平线下两英尺(原创)

并没有谁向我传达过你有多大的改变,亦或者是你有所成长。大概那就是用自己的标尺所衡量的数据,而我的那一把不知是磨掉了刻度还是从最初便是空荡荡的。但是很多事情,现在再开始也不迟吧。

正如儿时强迫着自己的每一步都避开砖缝一样,某种执拗是无法躲避的,尽管它被扯断、揉捏、塑形,最终面目全非,但本质却丝毫没有改变。国中的时候,我一边踏过砖缝一边咬着巧克力奶的吸管。似乎在那个时候我认定自己一定在余下的人生中每天都以此过活。而等到毕业,我又意识到那个结论是怎样的谬误。

对于某些事情我大约会紧握在手中一辈子吧,比如吃拉面的时候一定先从配菜吃起。但是又有某些事情已经成为了脚印,就像我当初视作地狱结界的地砖缝。还有某些事情正被我踩在脚下,它们快要被埋进沙土中了,它们总要被埋进沙土中了。

或许之后的某一天,我和同伴一起站在月台上一边谈论着漫画的读后感一边联机打游戏;我再也不在午后时分的课上打瞌睡,也不会因分数而留下什么阴影;我在别人投来目光的时候,会笑着回上一句“怎么了?”。

那属于新的征途。那一日的太阳衍射出不一样的光芒。直到那一天我将对着天空大喊。

我心无所畏。


Dec.

Identity阴谋论(スズそら)

现在スズム正和他一同站在大楼的屋顶,阵风撩起他们的头发,卷过他们的衣角。他盯着スズム毫无防备的脸,手指抚摸着口袋里的柯尔特M1911(那把枪已经带上不少岁月的痕迹),斟酌着下手的时机。突然,スズム偏过头来,发丝微微拂过他的脸颊。他眯着眼睛,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 

他的脑海中迸发出断断续续的记忆,连续不断着撞击着他的神经。他第一次看见スズム时他清秀和略显稚嫩的样子;スズム第一次将目光投向自己,怀着些许好奇与温暖的样子;スズム在街上向他搭话,充满朝气地为他指向的样子;スズム拉着自己一起在热饮店,举着杯子让他先尝的样子。

他突然不知所措,仿佛重金属灌满了身体,使他视线不清、动弹不得。但スズム靠着栏杆的身体直起来时,他还是本能地握紧口袋里的手枪。

只要杀了他一切就结束了。只要杀了他就可以不再和里社会有任何接触了。只要杀了他自此就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了。只要杀了他。

“そらるさん。”

抖动着的柯尔特M1911的枪口对着スズム的胸膛。举着枪的手不住地颤动着,手心的汗液几乎滴落下来。就差那么一点了,就差一点点。

“我们其实,在哪里见过吧?”

死寂为这个长剧本拉下了帷幕。

那是第两千次。


End

--------------

谢谢你看到这里!

一点点废话。整年都深陷唱见坑中……其他同人都没怎么动过笔呢_(:з」∠)_但是原创比以前写得要多了,这大概是进步啦!算了一下就知道八月放假的时候真的是很闲……一到九月就跪了呢(x 不过就算没什么时间我也会继续写下去的!

为了某一天挥动着自己的双手驾驭着文字在人们的心中掀起浪潮。

漓轩 2014.12


评论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