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漓轩的Won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みかつる 未完

*这是个结尾章,可能略显突兀。

为了大过年的发个刀片,还没起题目没写铺垫的我也是很拼的。(你

前文和题目之后会补上。



--

入夜之后,孩子们喧闹的声音逐渐散去了。短刀们都已经钻进被窝,整理他们的过了衣物,烛台切也回屋休息了。三日月端着一杯热茶,穿过走廊,还能瞧见一些房间里未熄的摇曳的烛光。出了本丸的大门,三日月在木榻上轻轻落座,和煦的微风拂过,屋外正是一幅宜人的画卷。

一阵脚步声传来。往日里都显得遮遮掩掩的声音今夜却是顺其自然了,但三日月只是停顿片刻后便一如既往地向来者致予了问候。

“鹤丸,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么?”看样子他今天并不是来给予一个惊喜的。

“今天我可是有场难度颇高的夜战啊。”鹤丸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倒是您一把年纪了,还在外面消磨时间呢?”

“彼此彼此。”三日月也微微翘了翘嘴角。

话题就这样结束,鹤丸靠着三日月身旁也在木榻上坐了下来。两人都抬眼望着夜空,一轮圆月正挥洒着略显清冷的光芒。

“也许,”鹤丸用一只手托住了腮,“这些日子里,我都只是在沉思吧。”

“那么现在已经有眉目了么?”

“谁知道呢。”鹤丸身子向后一仰,双手撑着木榻面向天空,“用了上千年都没能品透的事情,现如今又怎么会是说有解答就有的呢。”

“不过既然你已经坐在这里与我会心地交谈,恐怕已经是思索出什么了吧。”

鹤丸蓦然一愣,随即缩起了身子笑个不停,一团白一颤一颤得发抖。

“怎么……?”这一笑使三日月也有些迷惑。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敌不过你啊。”鹤丸的笑声逐渐落下了,只留下一个浅浅的、五味杂陈的微笑停留在面庞上,“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啊。”

那笑容令三日月恍然回到过去。

“那么。”鹤丸从木榻起身,踱过两步后回过了头,“再见了,三日月。”

皎洁的月光和飘散的樱花倾泻在他的身上,一阵微风轻轻吻过他的发丝和脸颊。他带着那个三日月熟悉又不怎么熟悉的笑容重新转过了身,消融在那片夜色中暗紫色的花海里。

三日月并没有起身,甚至连嘴唇都未动一下。嬉笑之言和挽留之辞在此刻都是苍白而无力的,唯有沉默,那与幽幽月色作伴的沉默,是三日月能给予的回答。又有何可倾之相掷的呢,“有形的事物终会毁坏”不正是自己所言的么?于是,他捧着茶杯,望着那个身影穿过丛丛枝叶,穿过那一片仿佛有些陌生的土地,穿过漫长而余烟萦绕的历史,最终消失不见。

三日月低下了头,茶杯中正映着带着些许涟漪的、飘渺的圆月。

 

多少年前那个一袭白衣的少年和他一起坐在屋前,那是某日的午后,阳光并不刺眼。平常热衷于玩耍的少年却只是静静坐着。在那样难熬的无言中,少年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其实呢,我,要跟随着安达先生一同下葬了。”

三日月望向了身旁稚气未脱的鹤丸,那双金色的眼眸褪去了平日的生机,但却染上了其他特别的色彩。他没有恐惧,没有不情不愿,甚至不舍也只是一分一毫,那个仍旧显得瘦小的身躯已被不会动摇的信念所填满。

“没能为他带来胜利确是我所不甘的,但现如今能陪伴他永久地沉睡,也是我所能尽的最大职责了。

“身为一把刀,这或许也能被称之为幸福吧。”

那张脸上展露的笑容,混杂着许多与他的稚嫩所不相符的事物。然而那些痕迹已经抹不去了,鹤丸能做的,只是不断吞食着它们,在荆棘中一点一点长高。他已经品尝过在战场上嘶吼的滋味了,现在他要学会在黑暗中与宁静相伴。

“那么。”鹤丸窜起身后一蹦一跳地走了两步,对三日月回过了头,“再见了,三日月大人。”

三日月只是品尝着鹤丸那个平平淡淡却饱含深意的浅笑。

 

三日月知道,鹤丸国永不会说谎。

因此他无需在日出之时等待出阵的消息,也无需拦下审神者或某把刀询问那人的去向。鹤丸国永只是去追求宁静了,寻找一个真实的自我。三日月也知道,这一次,鹤丸不会再从墓穴中被掠出,颠沛流离上千百年后与他相见了。永远不会了。

三日月在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的抚摸下缓缓从床榻起身,阵阵鸟鸣传入他的双耳。他倾了倾身子,刚能瞥见院子里樱花盛开,潭水荡漾,绿草与树木营造出一副祥和景象。

但那或许也能被称之为幸福吧。三日月想。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