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漓轩的Won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The Icy Heart【APH】[鲸组](小青蛙生贺)

冰天雪地下的笑容,融化了自己那一颗被冰封的心。

 

The Icy Heart

 

“敬启,

致亲爱的诺威:

……”

几经抉择后艾斯兰又放下了笔。如果真要把这信送出去,恐怕他再看一眼开头就会将信纸撕碎。当然这样的话语并不符合他的风格,因此他踌躇了颇一阵子才下定了决心。

对于他来说,许多事情他不愿用话语表达出来,而也有许多事情无法用言语表达。不知他是在念旧还是在创新,总之无论哪一种都是新奇的。又或许艾斯兰觉得自己已然到了不得不写点东西记述快要忘记的过去的年龄?

“我仍记得儿时你第一次向我伸出手。……”

艾斯兰用那双小小的手环抱着白衣外的双膝,被冻得通红的手直哆嗦。日复一日,他躲在截在半山腰的山洞里,在夜晚抬眼望着一片星辰。对于这孤独的孩子,只有繁星与极光作伴,甚至连动物们的嚎叫声也只是远远传来,若隐若现。

尽管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艾斯兰还是对漆黑的夜晚充满了恐惧。他厌恶这份孤单,是的,哪怕有谁愿意拍拍他的头也好。直到那个人出现,他仿佛才第一次理解温暖之意。

那人比他高不了多少,厚厚的围巾遮盖住大半个脸颊,只露出一双神情淡然的双眼。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别在他发间的那枚十字架和他头前的一缕漂浮的头发。日月企盼,艾斯兰那头银亮的头发上第一次有一只手落了下来,不顾严寒,轻轻地抚摸着。然后,那大大的围巾下传来闷闷的声音:

——要一起么?

“哥哥的笑容其实很好看。”

艾斯兰第一次离开了偏僻的小山洞,第一次和他人同行,第一次看到可爱的动物们乱窜,第一次开口叫了哥哥。纵使不愿意他也最终叫了,在他眼中放下高傲的眼神叫声哥哥远没有有人愿意与他为伴重要吧。

两个人都少言寡语,诺威除了一句带走了小艾斯兰的邀请就不过冒出了一句自我介绍。生来没怎么与别人交流过的艾斯兰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慌慌张张地就跟在诺威后面。他看见诺威停下来,便也停步,却全然不知对方要干什么。背风的山坡上,诺威堆起柴火,颇费了些劲才生起了火。意料之外地,他发现小孩子是第一次见到火。艾斯兰的小手差不多要扑到火苗上去了,他张开嘴巴,两只眼睛在亮光的映射下更是格外发亮。瞧!可爱的孩子被这未见过的光景给迷住了,仿佛星星们回应了他的招呼。

诺威静静看着被火光吸引得正入迷的艾斯兰,把那条长围脖解了下来,绕在那个矮他半头的伙伴身上。他感觉到艾斯兰的身子僵了僵,而半晌之后,一句轻轻地嗫嚅差点被风声淹没:“……谢谢。”

不知道有几分是恶作剧,有几分是认真,诺威开口说了第三句话:“叫哥哥。”

艾斯兰着实吓了一跳。然后沉默又飘荡在他们上空,久久不肯散去。直到诺威起身打算叫艾斯兰去睡觉,他才突然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里还有些许动摇。

“……哥,哥哥……”

最终艾斯兰照做了——他把这当做一种道谢的方式。而相反的,他看到一直面无表情的哥哥突然勾起了嘴角,对着他露出真挚而灿烂的笑容。

他几乎听到自己心中那层覆冰崩裂的声音。

“是的,我仍旧会叫一声哥哥。”

尽管时间把往事涂得模糊,艾斯兰仍旧完好地将它们镶上棱角。那点最诚切的,热烈地跳动着的东西现在已跃然纸上。他盘算着不知多久,自己的哥哥能够看到它,或许看不到对他来说也是个安慰。仍在一阵犹豫之后,他拿着粘贴好的信封,打开房门,把它塞进门口红色的信箱里。上面已经积了一层雪,甚至有点生锈了。

但它不会被风雪掩埋,永远不会。

 

Fin.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