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漓轩的Won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弹丸】童话书

cp:苗木诚/舞园沙耶香(可逆)


纸页摩挲的声音很轻,几乎被机器运转的细微摩擦给掩盖了。

“孩子们热爱太阳,黑暗使他们瑟瑟发抖,独自彷徨。太阳是引路人……”偶尔会响起坐在房间里的少年的嗓音,不论念什么,那声音仿佛总是携着几分轻快和欢愉。对于这样一段坐在一个阳光摇曳着打进窗子,拥有几分慵懒气息的房间里的时光,他是十分享受的。

然后另一个声音回应他。那同样是一个开心笑着的,体验乐趣的声音。紧张的生活在这个时刻停下来了,彻底地。

 

“已经入学好几天了哦,苗木君,还是一副放不开的拘谨样子?”长发的姑娘向她身后那个显得有点儿紧张的男孩儿发问。

“啊……是啊,我和大家……还是有区别的嘛。”

“不能这么说哦,大家都是一样的。每一个人,都是因为自己独到的厉害之处才来到这里的。”

“舞园……说的是呢,谢谢。”鼓足了勇气发出的微笑,对于苗木诚来说,似乎是一个奋勇攀爬才跨越的山峰。

“为什么要做得那么勉强嘛,你来这儿又不是来受罪的!”舞园转过身子来,故意摆出气呼呼的表情,不满地瞪着苗木。

“对,对不起,惹你生气了……我没有在勉强啦。”那男孩子变得有些慌乱,一时间手足无措。对面立刻传来了一串轻轻的笑声。

“我是开玩笑的啦……你还真信了么?真不愧是苗木君啊……”

“啊,是骗我的啊……”

只要你挂着笑容就足够了,星辰不会因为我的嘴角而闪耀。

 

“为什么……我们非要受这种罪不可……为什么啊!”舞园的身体颤抖着,眼睛盯着地面,双手拽着头发。像个疯子一般,她喊叫着,恐惧的声音像把匕首直插进在他身旁的苗木的心。单纯的安慰措辞已经过于苍白和贫瘠,他只是静静地等待歇斯底里的女孩儿冷静下来。人们的心被乌云笼罩着,想要找一根捅破天的竹竿确实是个笑话。

 

一天中临近下午茶的时间就像被上好了闹铃一般,准时准点。房门敞开着,一直摆在桌上的书籍也没动过,只欠几盒点心。但那样的闲情逸致好像又虚假了点。

又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闲情逸致呢。那几乎是畸形的期待,正如每天一次的沙漠绿洲简直是开玩笑。少年依靠着这样的方式生活,就像树根从泥土里汲取营养一般,他根本无法脱离这样的循环。

每天都静寂地望着他的阳光说,那不过是自欺欺人。

 

“诶诶苗木君你不喜欢这种书么?”

“唔,也不是啦,就是平常不怎么看。”

“苗木君平常都把看书的时间都拿去做什么啦!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能敷衍了事的!”

我并没有说我不看书啦。斟酌着如何回答的苗木脑中冒出这样的话。事实上也确实也没几个人会在这个年龄热衷于童话了。那种被大多数人指着发出一阵阵笑声,优越地称之为幼稚的书目,恐怕早已跌进了书柜最不引人注意的一角不得不心甘情愿地被挤压吧。

再一次翻开数年前听着母亲念的故事时,大约和小时那双稚嫩的眼看到的景象不尽相同了。

 

“可爱的小姑娘们围着盛开的花朵跳舞,仿佛她们妙步生花,踩出一根根缠绕的藤蔓……”

女孩儿温柔地笑着,回应着如往常一样读着故事的声音。故事好像过于童稚,已经被他们抛在身后了。但他们死死地抓住了它。

 

“直到最后,苗木君也会陪在我身边么?”舞园的眼睛被泪水浸湿,她用沾着眼泪的双手攥着裙子,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抬起头。

“嗯,我会保护你的,舞园。”那是个多么单薄的承诺,与其说是给那女孩以安全感,不如说是给自己听的。那就是个紧口的麻布袋,套在脑袋上,看不见也听不清。

 

“其实这并不是必要的,不是么?”雾切的眼睛毫无波澜地穿过宽敞的房间,直接打在苗木身上。

“什……什么?”

“那种掩人耳目的方式太拙劣了。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还不如每天花两个小时散步。”

“……”

“只是把心理改变又有什么用呢?你是在向别人展示你的悲哀么?”

“我……”那双握紧的拳头,终究放开了。

 

“伤心的人们围着公主的遗棺哭泣。他们不愿相信,但他们明白,重任已经落在自己身上,公主依旧会看着他们。”

童话书早就覆上一层灰尘。每日下午,不过是一束阳光斜射进空荡荡的房间。

-----------------------------------

小短篇,尝试着改了改文风。又是渣作啊_(:з」∠)_

文中大概有一些主观意向上的偏差。基本在三个时间段跳跃,一是从学校中逃出来之后;二是在事件发生之前,即他们还在进行普通的高中生活时;三是杀人游戏进行时。因为是尝试可能有点乱吧见谅。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