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漓轩的Won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小说翻译】世界寿命と最初の七日間(スズム 著)1-3章

After This Rain, Let’s Ruin The World.

 

世界寿命と最初の七日間

—雨宿り街短編集—

 

 

著者:スズム

插图:くろのくろ

翻译:漓轩

 

*如有错误,请指出。

 

 

「终于,明天将是世界最后的生日。」

 

目录

1.プロローグ

2.世界寿命と最初の七日間

3.イグジスタンス

4.心臓コネクト

5.過食性:アイドル症候群

6.レトルトアイロニー

7.革命性:オウサマ伝染病

8.嘘つきピーターパン

9.世界寿命と最後の一日

10.エピローグ

 

 

1.プロローグ(序章)

 

某条阴雨连绵的街上,某位少年娓娓道来。

 

 

——如月车站。

 

那是现代的传说故事。

在网络上是很有名的故事呢。

如果突然惊醒过来,似乎就会在如月车站中迷失方向,但是究竟……。

那么,迷失在如月车站后又安然无恙归来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如同从前一样安稳无事地生活下去么?

 

 

答案是「No」。

 

 

曾经在如月车站迷失过的人的世界,在那之后,将会被由99%的现实与1%的虚幻构成的世界所取代。

诶?问我为什么会知道?

那种事不是怎样都好吗。

 

比起这个,来讲讲怎样才能进入如月车站,这样赋有梦想的话题吧。

如月车站,被称为网络上的众多特殊事件之一。

实际上访问的方法有很多,并且可以从多个、且不固定的地址进入。

比如推特和动画地址,其他的似乎也可以,比如通过特设地址来进行访问。

所以如月车站的故事在网络上流传了起来。

就算并未发现特殊事件本身,访问的信息也会被保存下来。

 

这一次就从存档的信息里面,挑出七个故事来介绍吧。

 

被说谎的记录者所丢弃的,有那么一点点奇怪的故事。

在那条街上,很长一段时间里,阴雨都未曾停歇。

因此,这也是七位躲雨人的故事。

 

——是的,那是世界迎来终结的,七天前的事情……

 

 

 

2.世界寿命と最初の七日間(世界终结与最初的七天)

 

第0天

『一周之后,世界将迎来灭亡。』

 

那样冷漠断言的炫耀行为。

这样的世界,明明毁灭掉就好了。

那时候还是这样想着的。

 

终结思想之类的时髦的东西,当真讲我以前是不相信的。

 

——接下来要讲的,是世界灭亡的最初的七天的故事。

 

在阴雨连绵的街上,如同躲雨一般在耳边响起的,自言自语。

 

 

第1天

『光芒消失了。一部分地区可能永远也无法恢复原貌。』

 

据说那是在多个发电厂同时发生的事故。

虽然详情并不是很清楚,有些地区似乎连电力的供给也无法做到了。

我所居住的那一片地方,也发生了持续数小时的停电。

尽管是白天,因为厚厚覆盖着的乌云的缘故,阳光无法照及地面,世界被黑暗所包围了。

红绿灯也不能正常运作,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故。

街中无处不回荡着警笛和怒号声。

 

电也好光也好,情报被全部掐断的状态,才是比什么都令人感到可怕的。

就算打开收音机,也许是频道自身并未在运转,只能听到雨声一般的杂音,一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则谁也不知道了。

 

 

第2天

『天空消失了。这些黑烟短时间内大概是不会散去了吧。』

 

大概是昨天的事故的影响吧。

天空覆盖着黑烟,同乌云混杂在一起,仅有十分微弱的光芒能够通过。

如同谎言一般完全黑暗的天空,和空间。

白天也没有一点光亮的话,就会出现像被纯黑色涂满一般的黑暗。

并不是单纯的黑,而是将各种颜色搅拌在一起的结果,如同被纯黑色涂满一般的、拥有质量的黑色。

目所能及的地方都发生了事故。也发生了事件。

城市的功能运转在飞速地停止消失。

 

于是,在这个时候,相信世界真的会毁灭的声音,也零零星星地涨了起来。

 

 

第3天

『大地与海消失了。大多数的植物也活不长了吧。』

 

通过黑烟的过滤现在灌注而下的雨水。

那雨水被检测出了毒性的传言开始流传了。

确实,许多植物似乎逐渐地都枯萎了。

下个不停的雨化作了浊流,也流入了大海。

地面,海,植物。对各样事物的恶劣影响十分令人担忧。

人们开始准备大号的雨伞。接着,虽然也有人担心就连饮用水是否也对身体有害,但在一片黑暗中,连确认此事也做不到,只是徒增忧虑罢了。

 

 

第4天

『虽然是久违了的天空,但是很遗憾,今天起,太阳和月亮消失了。』

 

之前的黑烟已经褪去了吗?

久违地从云层的缝隙中,看到了天空。

虽然雨仍旧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但人们感受到了希望的光芒。

但是,突然间。很久未见的太阳转眼间就缺失了一块。

这个时候发生日食?

虽然并不知道详情,但据说,那是因为破碎的卫星正好插入了地球和太阳之间。看起来,月球也是因为同样的缘故而发生了月食。

只剩下轮廓的太阳,将世界染成了鲜红色。

从前,日食似乎被称作灾厄的象征,那种心情是很能理解的。

只有纯粹的不吉罢了。

并且有人开始叫喊,世界灭亡论,这下一定是真的了。

只有企盼着的人,祈祷着的人。以及,哭号着的人。

就算那是毫无意义的行为,我想,将其描绘为仿佛拥有意义一般的悲怆感也能够带来奇迹。

 

 

第5天

『船和飞机不能使用了。以后国民的移动将受到明显限制。』

 

虽然不知道理由,船和飞机似乎无法使用了。

虽然并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影像,据说在一部分地区,甚至流传起了飞机一架架坠毁的影像。

企图从自己国家逃出来的劫机犯因为失误而坠机,其他国家为了防范入侵而将其击落等等;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臆测。

这其中,连是说“是因为从未见过的电磁波的影响”的言论都出现了。

只有天上和海上没有被设置移动限制。

目所能及之地都被设置了路障,没能通过盘查的人就不允许通过。

那种心情,简直就像等待着宣判死刑的死囚一般。

 

 

第6天

『大批的家畜和农作物将会被处理掉。进口的事情也没有指望。』

 

那雨水中似乎果然是含有毒物的。

首先是家畜间蔓延起了疾病,如果视之不见的话很可能导致更大的损失,于是决定了将其进行大量处理。

然后,农作物也是一样。

但是,政府对于出现的食品危机,却是没有任何对策的状态。

事实上,人类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手段。

只是,我们却连了解事实的权利都没有。

毕竟一切都只是猜测,也无法推断出有哪些正确的情报。

拥有的只有绝望的现实。眼前的黑暗,甚至可以被视作恐怖的象征。

 

明天终于是,最初所被告知的,世界寿命的最后一日。

那一天,我们一定。

 

 

 

3.イグジスタンス(真实存在)

 

【警告】正在安装 イグジスタンス.exe

[■■░               ]20%

安装地点 雨宿り街.exe

 


 

『怕麻烦的青年

最初只是想怠惰地度过人生罢了

然后,那是——』

 

 


『猫的手也想要借用』

 

有那样的一句话呢。

在非常忙碌的时期,就算是只对抓老鼠管用的猫爪子,也要比没有强。是这种意思的一句话。

但是,事实上,猫能够帮得上忙吗? 如果被这么说了的话,就没有办法了。

最好的情况是把充分了解自己的事情的自己,变成两个人。

也曾经有考虑过的吧?

明明再有一个自己就好了……之类的。

 

接下来要观赏的,是得到了谁都所企盼的「另一个自己」的青年的故事。

场景要从他迷失在如月车站的部分开始。

 

——是的,那正是世界终结的开始的先兆出现之时。

 

 

●●●●@××××××× 5秒

诶?这是哪里?

0条回复 0条转推 0条收藏

6:66 6666年6月6日 详细

 

醒来的时候,就在车站了。

直到刚才,都应该还在乘电车的。

迷迷糊糊地摇着脑袋,不小心睡了一段时间。

那究竟是一瞬间的事情,还是数分钟的事情也不知道。

但是一醒来,就身处在从来没有见过的车站。

虽然觉得直到先前都还是白天,但日暮的红色已经浸染了连声音都听不到的车站。

 

●●●●@××××××× 3秒

现在几点?什么时候已经黄昏了?

0条回复 0条转推 0条收藏

6:66 6666年6月6日 详细

 

□□□□@▲▲▲▲▲ 5秒

@●●●● 你在说什么啊?

0条回复 0条转推 0条收藏

2:18 20XX年1月25日 详细

 

收到了朋友的回复。

 

□□□□@▲▲▲▲▲ 4秒

@●●●● 外面很黑但是是白天啦w

0条回复 0条转推 0条收藏

2:20 20XX年1月25日 详细

 

「……诶?」

慌张地环顾四周。

奇妙的程度一般鸦雀无声的无人车站。

果然天空很暗,怎么想都只可能是黄昏。

奇妙的现实,以及,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类都消失了一般得,寂静。

 

□□□□@▲▲▲▲▲ 1分

@●●●● 话说,不觉得发送日期很奇怪吗?时空扭曲了?

0条回复 0条转推 0条收藏

2:25 20XX年1月25日 详细

 

「……?」

视线从手机上移开,重新对四周审视一番。

结果落入眼球的是,对面的月台上、稍微有点远的地方,没有下雨却撑着雨伞、独自一人坐着的少年的身影。少年正悠闲地抽着烟。

「……啊……」

 

对于这种奇妙的状况,我开始从心底里焦虑起来。

但是,只凭这个也无法说明现状。

就在想要在少年去别的地方之前向他把事情问清楚,下定决心跳到轨道上的那个瞬间。

究竟是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冲进无声的车站的电车照明灯

把全部的视线都夺去了。

 

在逐渐消失的意识中,听到了本不应该听到的声音。

「——啊啊,你也迷路了呢」

这样的话。

 

 

「有另一个自己存在就好了」

 

日暮之时。

电车以固定的节奏摇晃着乘客。

比起社会人的下班时间还要早上一些,车厢里空了一些地方。

夏日就要结束,按年历来讲刚在不久前度过立秋的时候。

但是车厢里,却淤积着因为与季节不符的连日阴雨而带来的,着实不快的气氛。

刚刚正自言自语的青年,像是倦怠了一般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青年这么想。

如果存在另一个自己的话,明明人生就一定会变得很轻松了。

比如学校的作业,打工什么的都交给另一个自己。

趁着那段时间就可以自己无所顾忌地玩耍,这样绝妙的妄想。

 

已经忘掉今早做的奇怪的梦、度过了如同往常的一日的他,逃避着麻烦的日常,一边怀着那样的梦想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种如同梦一样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本来是做着这种打算考虑的。然而与预想正相反,那个愿望成为了可以实现的事情。

 

 

等回到了自己的家,有另一个自己在那里。

「呀,真正的我」

「……诶?」

 

长相也好声音也好,一切都是一样的。

那样一个男人正轻松惬意地待在自家的起居室里。

「啊啊,抱歉抱歉,擅自就用了另配的钥匙。不过话说回来,本来也是自己的家嘛,没问题的吧?」

「才不是这件事情……」

「嗯?」

「你,到底是什么人?」

眼前的他,和一直以来在镜中看到的拥有同一张脸的他,这样说道。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

保持了缄默无言,他就接着劝解了下去。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事情吗」

确实,许了那样的梦想。

但是那种事是不会发生的。

「就算如此,现在在现实中可是发生了哦」

「虽然话是这么说」

「要问我是因为什么科学的缘由而存在的我也不知道哦」

「这样么」

「嗯,我只知道我是因为你的愿望而诞生的,还有与你共享至今为止你所获得的全部知识。就只是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家门前的。就是从那时候醒来的哟」

「好像复制一样的?」

「对,毫无疑问」

「……」

那种事,简直就像小孩子的……。

「简直就像,小孩子的时候看的漫画一样?」

「!」

「果然思考方向也很像呢」

虽然难以置信,但是如今也只能相信了。

压倒性的存在感,从身体感觉上传达出,这是现实。

 

「我啊,其实很感谢你。是因为你许了这样的愿望,我才能诞生。本来和你一样,我也是怕麻烦的人,但是把那些麻烦的事情全部交给我也没关系哦」

 

自称另一个自己的他,将手像我这边递了过来。

可以明确知道的是,这是一次涵盖着如同“从此往后多多关照”一般意味的握手。

我带着好像是笑容一般,好像是因恐怖而紧绷着的脸一般的表情,握住了那只手。

那时候虽然还是将信将疑,但抱起了这样的想法。既然这么难得,就让我好好利用一下吧。

 

 

「早上好」

早上。其实说不定真的只是一场美梦的想法,被简短的三文字打破了。

房间里,和自己拥有完全一样容姿的人正轻松地休憩着。

「你也是喝咖啡对吧?」

「……啊,好……」

对于一人居住有些宽敞的起居室里,摆着玻璃板的茶几和大号的沙发。

用一时兴起买回家的咖啡豆冲泡的咖啡被端到了桌上。

「砂糖一勺牛奶两勺就可以了吧?」

那就是我平常的喝法。

而且是连朋友都不知道,因为不愿被看做心智未熟,而只在家里用的喝法。

 

「……啊啊」

 

虽然确实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摆在那里的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有另一个自己存在。

这么仔细盯着外表看的话,真的是仿佛对着镜子一般的相似,而他和我似乎也共有着相同的记忆和兴趣爱好。

 

更甚的是,他有着「自己是多出来的另一个人」的自觉。

 

注意到了自己就已经存在于「世界」上,并且,不可思议地拥有着「从出生到现在的全部」记忆。

就如同「世界五分前假说」一般。

自己确实拥有着从出生到现在的全部记忆,但是拥有着那些记忆的自己,却无法否定自己是在五分钟前被创造出来这件事情。

总而言之,可以感觉到的,不过是“自己是复制出来的”这件事情。

「是神的思考实验还是什么啊? 我们两个肯定是一体的啊,就像前后对照的镜子那样的」

 

两个人是一体的。

确实是这样。虽然神之类的东西,没有相信过也没有向他祈祷过;不知是奇迹还是侥幸,在烦扰旁人的抽鬼牌游戏里,这一次是轮到我当选了。肯定。

 

「总之,和我昨天说的一样,我是很感谢你的。所以,按你喜欢的方式怎么指使我都可以哦。你可以做到的事情的话,我也肯定可以做到的啦」

 

一个人说着的两人对话,有种自嘲的感觉。

应验预报的雨,今天也敲打在了窗上。

 

 

从那日开始,生活完全改变了。

我在最初,和另一个「我」交换身份度过了一天。

 

放学之后,装作无意间像朋友发信息询问「今天的我,有没有稍微有一点奇怪啊?」,结果收到了「诶?怎么了?没什么特别的啊?」的回复,慌张地回复「其实有点不舒服」给糊弄过去了。

打工也是一样,似乎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问题。

「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回家之后说着“有这样的事情,有那样的事情”向我汇报了一遍。

一切都和我来做时一样,处理得恰到好处。

「我」生活的日子里,我一天在家里打打游戏,懒懒散散地过着自我堕落的生活。

逐渐地,我把麻烦的事情几乎都交给了「我」来处理。

 

作业可以帮我写吗?

我知道啦。

已经做好啦。

 

打工可以帮我做吗?

我知道啦。

已经去过啦。

 

上课可以帮我去吗?

我知道啦。

已经出席啦。

 

作业啊打工啊,应付麻烦的前辈啊,只为了维持人际关系的应酬啊。

不是一日交换,而是不管什么,麻烦的事情全部推给别人,自己过着堕落的生活。

「我」也没有发过什么牢骚,一如既往地生活着。

想想看的话,迄今为止也都是一个人把这些事情解决了……为什么不断地寻找借口,在某些地方耍起小心思呢;类似的内疚心情涌入了胸中。

 

但是人类只要贪图一次怠惰,就已经无可救药了啊。

 

什么事情都成为了麻烦,最终演变成自己几乎也什么也不再去做。

可以称作留到最后的唯一的「工作」,是和中意的她所做的互动。因为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而感到麻烦,最终连这些事情也全部交给了「我」。

 

 

『——只是怠惰地度过了人生』

正因如此,从神那里得到的毫无预期的礼物无疑就是过分的幸福。然而欣喜若狂中深陷于玩耍的我,内心也逐渐浮现出了不安。

 

那是某一日收到的一封邮件。

 

『你刚刚不在打工的地方吗?』

打工店的前辈先下班了,却看到了在车站的游戏中心的我的身影。那毫无疑问就是真正的『我』,因为注意到了前辈后马上就慌慌张张地逃走了,于是就告诉他是「认错人」从而糊弄了过去。

即使如此,从之后听到的话里知道,前辈觉得很有趣,在打工店说着什么「是不是有冒牌货啊?」的,吹嘘了一番。

感受到了危机感的我,自那之后,当「我」在外活动的时候,极力限制了自己的外出。

怠惰的生活,一旦失去了自由,就会感受到不快的束缚。

在把自己关在屋子的时间里,至今为止从未如此强烈的不安感在心头煽动起来。

 

如果,「我」的存在暴露了,会发生什么呢?

 

朋友也是,打工店的伙伴也是,大家会生气吧?

会不会就此失去信任呢?

还是如此受神所眷顾,什么惩罚都没有呢?

我启动了电脑,查询起了“自己、一模一样、分身”等字眼。

然后就在网上显示出的画面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从窗户的外面传出了人声。

 

「回来了吗……?」

 

急忙清除电脑的浏览记录,从窗帘的缝隙间向窗外看去。

在那里,「我」,和我的女朋友,正在接吻。

 

「我回来了」

「……」

「这是怎么了?」

「才不是怎么了」

「该不会是,看到刚才那一幕了?」

他一副把我的想法都看透了的姿态,勾起了一个微笑。

「生气什么的太奇怪了吧。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但是!」

「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嘛。努力一番之后,终于连女朋友也玩弄于手心了。明明应该感谢,生气什么的才不应该发生吧?」

 

那个瞬间,某个疑问浮现在脑海中。

他会不会就这样把我所取代呢?

现在的我就算死去,也不会有人困扰。

足够的怠惰的代价,不就是放弃了作为一个人类的价值吗?

第一次认识到这样下去不行,我在内心中焦急了起来。

 

「明天开始,由『我』来外出」

「……我倒是无所谓?」

 

然后,向他如此宣言。

是错觉吗,听到了这些话的他,嘴角隐约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久违了的,日常。

本应该是和以往一成不变的一天的。

一直如是生活过的日常,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是不应该发生改变的。我,本来是那么想的。

但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可思议的气氛。

雨淅淅沥沥地不断下着,打在伞上的雨滴的声音,如同令人不快的噪音一般作响。

视野也不尽人意,就好像被卷进了黑白电影的世界中一般。

 

到了学校后,很快就和朋友见面了。

「啊啊!好久……!啊,那个……」

「怎么了?」

「不,什么都没有哦」

「对了,这么说来关于昨天说的那件事啊……」

「诶?」

 

面对好久不见的友人,做出了无意识的反应;却再次认识到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如既往,想要挑起相同的话题。

但是,是因为自己一直过着怠惰的生活呢,还是因为我们之间无形的差异呢,自己都对对话感到了束手无策。

这样一来,岂不是我更加……。

焦躁不安地和朋友对话之后,也许是他感到厌倦,带着“已经够了”一般的态度,结束了对话。

大概,又一次,被认为说不定是冒牌货了吧。

 

那之后,和依托着「我」的努力成为恋人的女朋友见面时也是,更甚一层的焦躁聚集在心中。

之前谈论过什么,怎么成为了恋人的事情也一无所知。

全都是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她最初的时候身体不好吗? 虽然这样担心了,但结果最终还是变得心情不快,在哪里离开了。

 

焦躁已经无法遏制了。

这种和这个世界擦肩而过一般的感觉。

 

『明明我才是货真价实的……!』

 

结果那一天,学校的课程也没有出息,明明有打工的预定,却一直待在公园消磨着一人时间。

 

焦躁一点点扩大,逐渐涂满我的思绪和感情。

 

我,对「我」……。

 

神赐予我的,是不得了的玩具木马。

完全一样的,被再构成的人类,可以被称为同一人物吗。

答案果然是否。

我和「我」,是不同的人。

 

这样下去我的存在价值一定会消失的!

 

在变成那样之前……!

 

 

「我回来了」

我对一件事下定了决心。

「欢迎回来」

是因为觉得这样下去我的人生就要被夺走了。

而且,只要想到只是最初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出现在了现实而已,下定的决心就不再有犹豫了。

 

「我」似乎按照被吩咐的一般,安静地在待在了家里。

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我」若无其事地向我搭话。

「久违的外出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泡杯咖啡?」

「……没事,不用了」

「……?怎么……!」

 

我的不安向「我」刺去。

寄托在回家路上买的,便宜货的菜刀上的不安。

——咣当!

已经倒下的「我」,像是被什么覆盖一般倒在地上,脸上盖着上衣。

就那样,多少次也,多少次也——。

 

「我」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加寂静地,销声匿迹了。

虽然表情因为被上衣盖着无法看清,但也没有发出什么猛烈的声音,轻轻松松地。

自己,用这双手杀了人。

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的这项行为,然而却意外地轻轻松松就完成,是这个原因吗,心中格外的平静。

 

不,岂止如此,称其为神清气爽也不为过吧。

 

因为这个我成为了一个人。

我终于能够又成为一个人了。

 

「啊哈……啊哈哈哈哈……」

 

仍旧拿着沾满鲜血的菜刀,无法抑制的涌溢而出的笑声,掩住了嘴角。

从明天开始就没有任何事情,就可以回到平稳的日常。就是这么想的那个瞬间。

 

「!」

 

突然间,腹部游走着钝痛,如同积累在「我」身上的一般倒下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用手按压了腹部后,手上沾满了鲜红的血液。

这究竟是「我」的血,还是我的血,也无从而知了。

但是,每隔上一段时间,腹部就会不断地、不断地出现钝痛。

「……啊!咳,啊,啊啊……!」

因为无法忍受的疼痛,对于过于唐突的事发无法理解,也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我只是那样,眺望着眼前洋溢着的,鲜红的海洋。

然后,逐渐连疼痛也感觉不到,视野逐渐变得模糊。

 

在逐渐淡去的意识中

回想起了我们最初相遇时的事情。

两个人是一体的,前后对照的镜子。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那样老生常谈的一句话。

 

我只是想怠惰地度过一生罢了。

对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的事情,『我』①展露笑容,由衷感到欣喜。

从此以后,就可以不再留意时间,永远地,沉睡下去……。

 


 

CASE 1:怠惰的青年/Reito

条件:另一个自己

结果:BLANK

继续实验(Y/N)

 

注①:文中出现了两个“我”,原文是对于真正的“我”使用“僕”,对于复制出的“我”使用“「ボク」”来加以区分。而翻译则采用了“我”和“「我」”来区别。但在此处,原文使用了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的“「ぼく」”。译者认为是将两者都包含在内。


评论
热度 ( 10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