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漓轩的Wonderland
Powered by LOFTER

【英中心】世界不可能安静下来

差不多一年前的。个人还挺喜欢的……

-------------------------------

“世界不可能安静下来,永远不可能,亚瑟。”

 

亚瑟·柯克兰沿着几乎无人的远郊公路走了快两个小时,才到达这个偏僻的海岸。也许人们的目光都被那些宣传了很久的热门旅游区所吸引,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这海滩远离市区,就连周围的居民都鲜少光顾此处。简直是被披上了深青色麻布的水晶,明明可以光芒四射却被遮掩起来,无人发现它的价值。

不,柯克兰一家的兄弟几个揭开了布。那时候他们还住在这里,住在临着爱/尔/兰海的港口城市利/物/浦。一个港口城市所孕育的孩子们,对大海是那么熟悉,在童年中早已对其司空见惯。不过是海罢了,他们这么说着,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震撼。

 

“快来啊,小子。”斯科特从离亚瑟快八十米远的远处对他喊着。威廉和斯科特在他身边站着。威廉的表情似乎有点无奈,当然,对于弟弟们的玩乐,甚至胡闹,他总是以一种不太情愿,又不想阻拦的犹豫态度旁观,或者一不小心就被拉下了水。而帕特里克则带着点期待地微笑着,他玩得不会比斯科特过头,是因为斯科特总是去挑战那些拥有刺激性的事情,帕特里克便会一同参与,可捅了娄子,始作俑者就不是他。威廉问他,你这是在利用你单细胞的哥哥?他们其实都知道,斯科特只是愿意去试试,他怎么会不知道帕特和他同样的想法呢?

“快点,你总是磨蹭得很。”斯科特依旧催促着亚瑟。

“那是你总提前准备却不肯告诉我!五分钟前我还以为你们打算今晚窝在家里看比赛!”亚瑟弯下腰把鞋带整理好。

“哈,固执的家伙。快过来。”斯科特笑着喊。

他们沿着那条最近的公路不知道走了多久。是的,斯科特一直对着亚瑟叫喊“凭你是追不上我的!”的嘲弄话语,而不肯服输的亚瑟就一直追着他跑下去。

“再这样下去可就回不去了?”威廉问斯科特,他们两个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不是挺好玩的。”帕特里克应答。他当然不会去阻拦。

他们跟着那两个兄弟一直走到一片海滩,才有人意识到他们已经走了太远。

“你这固执的小混蛋。”斯科特喘着粗气。汗水已经顺着他不成形的红头发滴下,足以看出两个人的所谓比赛近乎疯狂。

“你才固执!是你非要这样喊下去!”亚瑟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板起脸反驳。

“好啦好啦,两位大少爷,你们知不知道我们到底跑了多远?恐怕到午夜我们都赶不回去了。”威廉指着快要落下的夕阳,对着又将酝酿一场战争的两个弟弟说着。

“切,你们两个就是在后面看好戏的吧。”斯科特走向了那片空无一人的海滩。

“那是帕特。”威廉回答。然后他意料之中地听到帕特里克的一声冷哼。

这不是旅游区,从未接受过特殊的维护。但那是一种不修边幅的美。有一部分沙子被海水浸湿,从公路向下看去可以望到明显的界限。它显得那么空旷,也安静得出奇。它仿佛被人遗弃在此处,却没人肯重拾。

“……我喜欢这里。”亚瑟在沙滩上寻了个角落坐下。

“为什么?”威廉坐在他身边。

“海……那么平静,和天空近乎融为一体。”亚瑟抱住自己蜷起的双腿,把脸埋下去,“太吵了,所有东西都太吵了。在家里能听到斯科特那家伙烦人的声音,在学校也太过于喧闹,就连把自己关在房里都能透过窗户听到一辆辆汽车呼啸而过……太吵了。”

威廉揉了揉那头凌乱的金发,抬起头望着灰色的天空:“起风了。”他对亚瑟说着,“世界是不可能安静下来的,亚特,就像这海,不论是波涛汹涌,还是微波涟漪,它永远不可能平静。就算我们此刻不再多语,你依旧能听到风怒号着划过我们的脸颊,海水叫嚣着拍打上沙滩,还有在公路旁的那些树,它们在狂风中扭曲地交织在一起,痛苦地呻吟着。这就是世界,我们的永远无法寂静的世界。”

 

亚瑟听着那水声,永远都无法消逝,永远都充满活力,永远都直直地灌进耳朵。我们需要聆听这个世界,中学时的生物老师似乎提起过。但他憎恨这声音。是不是当初如果听不到那个张狂的哥哥的叫喊,自己就不会追着他,就不会来到这片海滩了。或许是件好事?

 

亚瑟在中学的时候认识了弗朗西斯,一个看似轻浮的法/国人。虽然嘴上说着自己有多么厌烦这个人,但很显然,古怪的亚瑟·柯克兰只有他一个可以谈心。

亚瑟·柯克兰是个疯子。所有人都尖着嗓子伸出手指,用嘲笑地口气说着。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别逗了我的小亚瑟,你的那些想法只能是精神上的弥补,却不可能给予你的现实生活任何帮助,那只是妄想。”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这么说。他从不指责他疯狂,因为弗朗西斯自己也是如此的怪异。

就像庞大羊群中的那一只黑羊。如此显眼的格格不入。

弗朗西斯也会劝亚瑟不必如此,但他同样理解他。亚瑟的话总是驴唇不对马嘴,终于所有人都不再和他说话。是的,他有时不应答,有时却幽幽地冒出一大堆话来。

“小亚瑟?”弗朗西斯回到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教室。对着窗户的亚瑟无动于衷。

“亚瑟?”弗朗西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你听得到的,小亚瑟。没必要装下去。”

“……”亚瑟转过头看着弗朗西斯。

“就算你告诉自己你听不到,可你依旧听到了我的声音,操场上的声音,教室外楼道的声音,还有你自己对自己催眠般的话语啊。亲爱的,别试图妄想躲避这世界所赐予你的,否则你会失去更多。”

 

威廉对他说,世界不可能寂静。弗朗西斯也说,别试图逃避。

 

这并不是逃避啊,只是去面对罢了。亚瑟不知道他有多少年再没见过弗朗西斯了,自从高中毕业。我只是希望那些嘈杂的声音销声匿迹。有些人不愿听到,却依旧听得到;有些人渴望听到,却无法听得到。

 

如果这个世界与我格格不入,那么就把它变成另一个世界吧。一个安静的世界。

 

世界清净了。世界从此安静下来了。

我亲爱的哥哥,你说的似乎不对呢。我不会再听到那风声,那波涛声,那枝叶交织的声音了,我也不会再听到你当初给我讲故事的温柔的嗓音了。

亚瑟从耳边放下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

评论
TOP